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k8凯发手机版app下载 > 交友软件是真交友还是假把戏?

交友软件是真交友还是假把戏?

时间:2022-09-07 00:04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给女主播刷了近1000元的礼物后,竟被对方“拉黑”了,人财两空。而此前两人约定,刷完礼物后线下见面。这是某社交平台上一名用户近期的遭遇。

  实际上,这样的案例在现实中并不少见。随着交友软件风靡一时,用户在享受交友乐趣的同时,也频频陷入性骚扰、易以及各类骗局。一些交友软件逐渐沦为违法犯罪行为的高发地。

  近日,多名接受《法治日报》记者采访的业内专家指出,平台应该加强审核,提高运营技术,制定网络安全应急预案;禁止用虚假身份注册,遇到举报、投诉及时采取必要措施,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。

  一款主打“灵魂社交”的交友软件近年来颇受年轻人青睐,其可根据用户的个性标签和地理位置为其随机匹配异性,用户使用卡通头像,可以发瞬间动态记录生活,在广场上可以看到其他人的动态,给人营造一种“社交圈”的感觉。

  用户张先生长期使用这款软件,经常参加平台方主办的各种恋爱派对。他发现聊天室中经常会出现带有黄色内容的语音,并且系统一般检测不出来。

  根据张先生提供的线索,记者加入名为“优质速配小姐姐”的派对中,看到了这样的场景:

  8号男生开麦想了解一下4号女生,这时主持人说,“8号这是看见人家小姐姐主页的色图了,抬走”,接下来两个人进入私聊环节。

  7号女生见自己久久未能匹配到男嘉宾,便向主持人申请开麦。开麦后,该女生发出几声娇喘,示意在场男嘉宾快点了解她。派对内的男嘉宾听罢,纷纷向主持人要求与7号女生匹配私聊。

  另外一款交友软件则要求用户上传个人照片,且用户在浏览异性照片时,往右滑表示喜欢,往左滑表示不喜欢,被用户称为“看脸社交”。

  记者注册该软件发现,注册时无需实名认证,随便用一张网图作为本人照片上传,平台也在瞬间完成审核。随后,记者在动态中更新了几张“私房近照”网图。没过多久,一名名叫“养鸡场看门老大爷”的人找上门来。

  “你好哇小姐姐,可以找你玩吗”“晚上有没有空,我来找你一起“么么哒””“我就住在××,晚上可以直接过来找你”……对方接连向记者发出邀请。为了躲避平台检测,对方让记者添加其微信并视频,方便后续约会。

  被拒绝后,这名“养鸡场看门老大爷”很快便发布动态寻找下一个“猎物”。动态内容是其在居所附近宾馆的照,并配上文字“无聊呀小姐姐”。

  又过了一会儿,另一名名叫“某某同学”的人也发来信息,希望“牵牵小手,事后给500元”。在主页中,其每天都会发布这样的信息,评论区有不少人询问联系方式。

  “现在哪有什么本人,都是随便找张网图充当照,主动来聊天的人大多不怀好意。”一名某交友软件的老用户说。

  记者统计发现,短短半天时间内,有19名用户向记者打招呼,但真正以交友为目的的寥寥无几,打招呼的内容多数是“可以出来约吗”“多少钞票”等。

  还有一些交友软件玩起了“漂流瓶”的把戏,漂流瓶中的内容也很隐晦,如“哥哥,你女朋友知道我们撩骚,会不会打我呀”“你喜欢什么姿势”等。一旦加为好友,对方便以“给你看刺激照片”为由,诱导用户进一步送礼物充值。

  在一第三方投诉平台,有不少网友反映某交友软件中的主播存在诱导刷礼物、打赏等行为,只要用户一直为主播刷礼物,每到一定程度,主播就可以解锁“新技能”,从最开始的唱唱跳跳到私信发照片,添加微信甚至线下见面,只要钱给到位,主播们都答应办到。还有许多人刷了大量礼物后,主播却拒绝提供之前承诺的内容。

  前不久,孙先生通过某交友软件添加了一名女生为好友,又通过对方发来的二维码进入临时会话群,群成员包括她和一名管理员。紧接着,女方和他共享了位置,并提议在附近找一家酒店,孙先生欣然同意。在酒店等待期间,女方说已经到楼下了,需要孙先生转给管理员1000元才能上来开单,并发来银行卡号。随后,孙先生又禁不住女方的线元,直到久未见到女方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。

  孙先生的遭遇并非孤例。近日,河北省唐山市高新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网络交友诈骗案:被告人梁某为骗取他人钱财,通过手机聊天软件结识女性朋友,以结交男女朋友的名义,在聊天过程中谎称为某机关的工作人员,并提供伪造的身份证、驾驶证复印件,以增加被害人的信任。在聊天过程中梁某虚构事实,先后以投资做生意、调动工作、母亲重病去世等虚假理由骗取被害人钱款,共骗取9名女性被害人11万余元。

 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,被告人梁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,采用虚构事实、隐瞒真相的方法,骗取他人财物,数额巨大,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。最终依法判处梁某有期徒刑四年二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5万元,责令退赔9名被害人合计11万余元。

  记者注意到,在这类诈骗案件中,交友软件只是最开始的一环,多名受害网友称交友软件不过是“鱼钩”,自己这条“大鱼”在这些软件上被钓起,犯罪分子再转移到第三方软件实施诈骗,等自己意识到被骗后举报平台,往往会因证据不足而自食苦果。

  有些交友软件也注意到了上述问题,当用户向对方发送“多少钱”等字眼时,这些软件会自动弹出提示窗口,提醒用户谨防“杀猪盘”等骗局,并告知用户不要轻易添加其他社交软件以及向对方转账。

  但也有个别交友软件在这方面的风险意识薄弱。比如某款知名交友软件,在其社区规范中明确禁止“发布色情暗示、挑逗性的所有信息”,但实际聊天中,记者并未看到平台对这些敏感词汇采取措施。当记者发送“约吗?”等字眼,均无法触发平台提醒,甚至连一些略带性暗示的语句都没有触发相关提醒。

  此外,该交友软件直播版块中,用户需要为主播刷礼物进行充值,主播也会私下和用户聊天,引导用户刷礼物,通过其他社交软件发红包等。有用户认为,这些操作不仅不能促进交流,反而会为不法分子提供可乘之机。

  “通过交友软件从事色情交易,应当对其进行行政处罚,情节严重者追究其刑事责任。”盈科律师事务所全球总部合伙人韩英伟指出,当下交友软件除了诈骗、色情交易外,还存在公民信息泄露、虚假信息等风险隐患。

  因此,他建议加大普法宣传力度,提醒公民自觉网络色情等违法行为;同时要健全软件认证规范管理制度,加强对该类软件运营商的监管力度,督促其合规经营;相关主管部门要不定期开展网络环境治理专项活动,严厉打击和整治色情交易等网络违法犯罪活动。

  “平台加大监管力度同样重要。”韩英伟说,平台应当严格履行法律义务,合规运营,加强审核,提高运营技术,制定网络安全应急预案等,切实保障用户合法权益。

 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,平台对规避“杀猪盘”等网络诈骗违法犯罪具有重要作用,他建议交友软件在算法推荐层面保持技术中立。

  “平台应禁止用虚假身份注册,这样一旦出现问题,平台可以第一时间追责到人。同时,若遇到举报投诉,平台需及时采取必要措施,阻止信息传播,将相关信息向有关部门汇报。”朱巍说,此外平台应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相关内容,禁止未成年人进行注册、使用,进一步完善身份认证程序。

  从用户角度来说,韩英伟建议,用户应当增强法律意识、证据意识,以便维权;在使用交友软件过程中,也要摆正心态,以道德为底线。

  一款交友软件则要求用户上传个人照片,且用户在浏览异性照片时,往右滑表示喜欢,往左滑表示不喜欢,被用户称为“看脸社交”。某交友软件用户孙先生就被骗了3000元,连女方的面都没见着。